Get千万级风投,邂逅顶级大咖!

10大理由告诉你为什么非AIIA不可!

有志而去,有为而归

7月31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检验科范剑、心内科聂文成、呼吸内科唐小平、神经外科曹飞、泌尿外科姚晓霖5位浙江大学第三批援青干部惜别了曾用最好年华援助过的德令哈,那座在柴达木盆地的东北边缘,荒凉戈壁滩中离天最近的西北小城,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州府。

他们带着德令哈人民馈赠的感恩祝福载誉归来,他们在“浙一家人”热情的欢迎中回到了杭州的大家庭——浙大一院。

三伏在道途,千里高原跋涉,一片医者仁心,有志而去,有为而归。

一批援青专家归,意味着另一批援青专家已启程。

由浙大一院呼吸内科陈水芳、神经外科龚江标、儿科陈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妇科李恩春4位专家组成的浙江大学第四批援青医疗队已赴青海,继续将浙大一院的优质医疗服务和技术撒播在青海大地。

展开全文

(7月25日,浙江大学举办第四批援青干部欢送会)

海拔3000米的德令哈,因为海子的“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诗句而闻名全国。

这里有着高原独特的辽阔和美丽,也有着内陆人很难适应的干燥、缺氧。

三年前,来自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一大批专家来到位于德令哈的海西州人民医院,他们克服着生理上对高原的不适,在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援建中,让海西州人民医院新建了2个学科、7个中心……专家们填补了海西州83项医疗技术空白,12项青海省三新技术,4项青海省领先技术,他们送医行程累计有8000公里为5000余位农牧民群众进行义诊……

一长串的数字之后,是当地老百姓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医疗保障,很多时候,这更是生与死的区别。

浙大一院援青专家,左起:曹飞、姚晓霖、唐小平、聂文成、范剑

在援青之前,海西州的老百姓看病时是怎样的状态?

在海西州人民医院当了20年医生的李万太最清楚不过了,“作为内科医生,很多时候我很无奈,也很痛心。

”李万太用这两个词总结道。

海西州的面积有3个浙江省这么大,人口却只有50万,是浙江省的百分之一。

德令哈是海西州的首府,人口也不过10万人。

海西州的全称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仍然是蒙、藏老百姓的生活传统,这也让海西州人的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可在2016年之前,海西人面对心梗、脑梗等凶险的突发疾病时,往往只能听天由命。

“没办法,当时我们医院连心内科都没建立,没法做介入手术,碰到这样的病人只能在急诊室里对症治疗。

”李万太说,所谓的对症治疗也只是降低血压、减轻疼痛的处置,可对于最危险的血管堵塞,医生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拥有介入手术条件、距离最近的医院在青海省会西宁,和德令哈距离500公里,运送病人只有两种办法:开车、坐火车,可两种方法都得花上小半天的时间——开车需要6、7个小时,这里最快的火车是Z字头列车,也需要5个小时。

要知道,心梗抢救的黄金时间只有2个小时。

这个与时间竞速的疾病,对很多人来说,能挨着撑到西宁,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病人,是50岁出头,人很胖,平时抽烟也多,突然心梗的时候,是20岁出头的女儿把他送到我们这的。

”李万太说,他判断病人情况危险,只是用了些扩血管的药物后,叫上了另一位医生,和病人的女儿一起坐火车将病人送往西宁。

那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李万太和病人的女儿眼睁睁看着他的病情在急剧变化,“火车还没到西宁,人就没了。



在西宁火车站下了车,病人女儿早已哭成了泪人,“我们把病人带到火车站广场上,心里又难受又焦急。

”怎么带着已经去世的病人回德令哈?

夜色已深的西宁,街道上闪烁着万家灯火,可李万太还来不及为病人感慨,就已经为返程的事儿发愁,他拦了几辆出租车,司机们一看状况却连连摆手,最后在求助110后,他们才坐上了一辆特别安排的回程车辆。

“这大概是做医生最无助的时刻吧。

”李万太说,他记得很清楚,那是2007年的春节时发生的事,这个心结直到今年春节才真正解开,“今年春节,我们海西州医生独立完成了一个介入手术,救回了一个心梗病人。

”在聂文成援建心内科2年多时间后,本地医生独立完成介入手术意义非凡。

浙大一院援青专家,左起:聂文成、曹飞、范剑、姚晓霖、唐小平

今年春节,援建专家们返回杭州老家过节,已经成为海西州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的李万太和值班同事们接诊了又一位心梗病人。

“第一次由我们全程负责手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李万太说,病人47岁,体态偏胖,血压下降得很厉害,没有十足把握的李万太通过微信和聂文成进行了视频通话,“聂院长,请你远程指导我们手术。



在新春佳节,当所有人都在和家人团聚欢庆新年时,这通救命的视频通话跨过了2600公里的距离,聂文成监控着病人的各项生命指征、指导着手术步骤,有了主心骨的李万太和同事们细心操作,终于成功救下了这位突发心梗的病人。

视频另一头,聂文成也满心欢喜,不仅仅是因为病人获救,更是因为他看到了3年来的医疗援建成果。

当地医生独立开展手术,意味着“造血”机制被彻底激活,学科向着可持续发展又迈进一步。

“我们援建,不能只来做几台手术,我们要把科室建起来,把人才培养起来,这才能真正帮助当地人。

”聂文成说。

这样的援建思路其实从专家们到来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当时心内科直接从内科独立了出来,介入手术的设备从布线开始都进行了重新搭建,聂文成更是手把手地教起了科室的医生们做手术。

另一方面,海西州人民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分批来到杭州,在浙大一院接受为期数月至一年不等的进修学习,从理论知识到实际操作,进行最规范科学的培养。

浙大一院检验科副主任、海西州人民医院院长范剑甚至把浙大一院的学习制度直接“复制黏贴”过来,结合州人民医院的实际情况,让每个科室每周组织业务学习。

在范剑看来,医院技术水平的提高,更要有完善的制度做保障。

3年来,浙大一院援青专家们按照现代医院管理理念和要求,为海西州人民医院新增完善了1127项制度,涵盖了医疗操作、行政后勤等领域,有了这样的令行禁止,医生们的工作更规范了。

从小细节的把控,到大制度的建立,从仪器设备的布置,到争取各项政策、资金建立的五个医学中心,三年时间,海西州人民医院发生了大变化,更大的变化发生在老百姓的心里。

“刚来的时候,和同事出去吃饭,总能听到隔壁桌的当地人对医院的调侃、吐槽。

”范剑说,那时候医院整体水平确实有限,“本院的医生甚至都不会采用检验科做出的检查报告。

”而现在,海西州临床检验中心已成为青海省首个临床检验中心。

海西州人民医院检验科,海西州临床检验中心

更大的变化体现在老百姓的选择上。

现在,海西州人民医院已经成为了当地人看病的首选,甚至还有玉树、西宁的病人打飞的慕名前来找专家诊治。

达到这样的成果并不容易,“干燥、缺氧、睡不着。

”范剑说,在无数个夜晚,他都会因为干燥而从睡梦中醒来,“吸一吸氧,打一脸盆水把窗帘弄湿,才能继续睡上几个小时。



此外,大体力运动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同样让人无法坚持,在高原上进行的常规活动就像负重50斤在运动,在心内科冠脉介入手术时,医生需要4~5个小时戴口罩,穿30斤的铅衣铅脖罩防护射线,一台手术下来,往往大汗淋漓,缺氧严重,全身虚脱。

2019年6月30日,浙大一院心内科主任朱建华教授在海西州人民医院进行介入手术演示

好在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就拿最救命的心内科来说,现如今的海西州人民医院,可以开展溶栓、急诊/择期冠状动脉成形术、冠状动脉造影术、冠状动脉内超声检查术、冠状动脉内斑块旋磨术、经皮肾动脉造影术、临时心脏起搏术、永久性心脏起搏器植入术等技术,其中冠状动脉内超声检查术和冠状动脉内旋磨术在青海省内居于领先地位,冠状动脉内旋磨术并被批准为“青海省省级三新项目”,心血管内科被海西州委组织部认定为“海西州介入名医名师名家工作室”,可以说州人民医院心血管疾病的诊疗能力已达到国内三甲医院的先进水平。

同时,依托心内科成立了青海省州级医院中首个胸痛中心。

胸痛中心已通过微信平台、值班电话,与海西州急救中心120联动,实现了对100多例急性胸痛患者、200多例其他患者的区域协同救治,带动并促进了其他学科中心的建设和顺利运行,胸痛中心网络微信平台已成为海西州五大中心医疗救治平台。

日前,胸痛中心通过了国家胸痛中心总部的现场核查,成为青海省第一家通过国家论证的基层版胸痛中心。

不止是州府所在地的德令哈,偏远地区的海西州老百姓也享受到了优质的医疗服务,在尕海、乌兰、都兰、天峻、柴旦、茫崖、格尔木等地的巡回送医下乡每月都有一次,总计行程就有8000多公里,服务当地医务人员和患者5000余人次。

原本一年半的援青周期,范剑、聂文成两人坚持了三年,7月31日,他们正式结束援青工作回到杭州。

新一批浙大一院援青专家们也已带着专业技术,带着浙江亲人的嘱托,带着梦想奔向了美丽的德令哈,继续为当地老百姓带来更多、更好的医疗服务。

来源:钱江晚报2019年7月30日A12版

图片来自援青专家团队,部分来自网络

经浙大一院综合整理发布

情系高原,真情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