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昊真的太随意了,即便在一群太古神山的生灵面前也是这般放松,让一些少年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当然,还有一些少年面色平淡,无所谓,并没有什么显著的神色变化。

这些人都很强,出身显赫,血脉高贵,在太古年间,他们的祖先号称神魔,纵横九天十地。

而人族处于弱势,面对太古神山的生灵,敬若神明,自古至今都如此。

平日,这些少年出行,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人拥簇,无数的人类相迎,对他们惧怕,恭敬而谦卑,哪里见到过石昊这样大刺刺的人。

有几名少年很不忿,神色渐冷,目光发寒,其中一人开口,道:“我们在与你说话,你却心思飘忽,不予关注,这是什么意思?



石昊看了他一眼,道:“你是我什么人,一来就居高临下,一副教训的口吻,还想让我恭谨?

我看你是想让我吃掉你吧?



一群人愕然,这也太直接了,上来就暴露了他的凶残本性了?

虽然早有耳闻,但还是有点让人受不了。

“你……”

“你什么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别碍眼!

”石昊瞪眼。

一群来自神山的子弟相顾无言,而那几个被喝斥的少年则脸色阵青阵白,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

平日间都是他们喝斥别人,今日完全反过来了。

落^霞^小^说?

www*luoxia*coM*

“这你是在挑衅我神山威严吗?

”一个少年阴沉着脸问道。

“你这是在挑衅我的威严吗?

”石昊冷漠的回应。

话语相似,但是意义完全不同,一个是搬出神山。

一个是在提自己,这让一群人都变色。

这前后对比,针锋相对。

境界立判。

“早就听闻你这个人嚣张,不曾想比传闻还甚,不要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一个少年阴声道,进行威胁。

“你再敢挑战我的耐心吗?

不要自误!

”石昊相当的干脆,丝毫不给面子。

这些话语一出,场面顿时冷了,让那几人下不了台,杀气透露,他们血气方刚。

受不得激。

“你们都是来针对我的吗?

”石昊问道。

“兄台误会了,我们只是过来想认识一下你,久仰大名,一直不曾得见,今日总算找到机会了。

”一个少年笑道。

很快,这群人分开了,有**站在一边,没有掺和起来,自始至终都是相对平和的。

并没有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

另外几人则是脸色冰寒,神色更加难看了。

这几年,虚神界的凶残孩子之名早已传遍各地,即便来在太古神山。

面对一个开辟了十大洞天的人类,也得收起自负与骄傲。

故此,这些少年中有些人很收敛。

自始至终都不曾强势,平静的面对这一切。

因为他们听到了太多关于凶残孩子的传说,不愿招惹。

只有那几人始终很不满。

自幼在太古神山长大,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可对方却不在乎,让他们愤然。

“云曦,你们上次坑我,让我去北海吃了两年的咸鱼,却什么也没有得到,还差点将命丢掉。

这次又是你领人来,想对付我吗?

”石昊问道。

一直在后方的紫衣少女云曦闻言皱眉,道:“与我无关。



对于石昊,她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在百断山时,两人势若水火,觉得这个小子太可恨了,居然敢咬她耳朵。

要知道,在各大太古神山间,她非常超然,被尊为神女。

后来,经过一系列事件,她发现了熊孩子的可怕之处,天资太高,若是任其成长下去,神山都奈何不了他。

“在北海时,你吃了我们一个伙伴,怎么现在还对我们有这么大的敌意?

”旁边一个银发少女咕哝,正是银雪。

“我只知道,被你们坑了,你们当中有人想除掉我。



“可是,不关我们的事啊。

”银雪叫道。

“是你们请我出海,结果你们当中却有人要杀我,让人寒心。

”石昊摇头说道。

“喂,要杀你的青云被你吃掉了,难道你还要让我们赔罪,或者把我们也吃掉?

”银雪不满。

紫衣少女云曦立身在一旁,如同象牙雕刻成的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无暇而美丽,没有说话。

“当然,你们得赔礼,补偿我的损失。

”石昊脸皮很厚的说道。

“你想要什么?

”银雪自然不会给,但还是很好奇的问道。

“你们两个替我去守村头。

”石昊这般说道,略带商量的口吻。

“你……去死吧!

”没有开口的紫衣少女云曦终于忍不住了,因为她想到了百断山的遭遇,这个熊孩子一直嚷嚷着,要捉住她,将她当成一头太古凶兽,去为他看守什么破村子。

一想到那段经历,她就有点抓狂的感觉。

“喂,你们几个没事杵在这里干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石昊对那几名脸色阴沉的人开口。

这个地方的对话与对峙,早已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很多人都在关注,一个个都非常心惊。

众人早就知道熊孩子凶残,但是却没有想到强势到这一步,面对一群纯血生灵,也就是未来荒域最强的一批人,却毫不在意,动辄就呵斥。

尤其是很多人族少年,见到这一幕后,佩服的五体投地,敬仰之情如滔滔之水,这也太犀利了。

而一些贵族小姐则是美眸闪动异彩,这是一个敢教训太古神山生灵的少年啊,那种强势让她们都觉得很新奇与刺激。

此时,很多年轻人都觉得痛快,平日间但凡出现一头纯血生灵,就会让人很紧张与不宁,现在出现这么一群。

结果却被一个人族少年点指与威胁。

这……让人无语,令人激动。

同时也使一些人想哀嚎,年龄相仿。

彼此间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来自太古神山的那几个脸色阴沉的少年中一人上前,道:“青云是我们的朋友,而你却将他斩杀,还吃了下去,这笔帐你打算怎么还?



石昊神色淡定,道:“早说啊,是为了那头青鸾复仇啊,何必这么麻烦,上来直接说明就可以了。



另有**名少年走到一旁。

包括云曦与银雪,不参与在当中,表示与他们无关,这些人自出现到现在一直很平和。

剩下的人只有四个,年龄从十四五到十七八不等,一个个都神色很冷。

“怎么,你们几个要赐教吗?

要不你们一起上吧。

”石昊斜睨,满不在乎。

周围,一群人族少年跟打了鸡血一样。

握紧了拳头,屏住了呼吸,场中的凶残孩子以这般语气说话,让他们共鸣。

很激动。

“他……不怕太古神山报复吗?

”一个贵族小姐小声道,很激动,小脸红扑扑。

“他做过的出格事还少吗。

号称人神共愤,到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

这个家伙肯定有所倚仗。

”另一位少女握紧拳头道。

来自太古神山的几个少年,眸光阴鸷。

今天实在受够了,来到这里后没有摆什么威风,反倒被一个人族少年不断的呵斥,实在是憋屈。

“我与你一战!

”其中一个少年阴冷的说道。

“行,不过是不是要签下什么契约啊,比如我不小心将你斩杀,是不是可以带走,留着去烧烤啊?



“欺人太甚,我们走,去那边一战!

”那几个少年受不了他,这家伙的嘴太贱了,太可恨了。

石昊惊讶,道:“人皇大寿,还真有地方让我们一战?



“有这样的安排,算是为人皇助兴。

”旁边有人开口,是宫中的一位侍卫长,年岁很大,非常苍老,早已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就在这片天宫的旁边,相邻地有一个演武场,为皇族而建,当他们被引到这里时,发现早有人开战了。

皇宫的人准备充足,早已料到有人可能会开战,特别允许在这里对决。

可以说,这相当的另类,这可是皇宫禁地,但事实上就是如此,的确发生了。

石族以武立国,民风彪悍,便是皇族也如此,故此若是细想也算不得什么。

几名少年低语了片刻,一人走出,他一头灰发,连眼睛都是灰色的,带着一种阴冷的气息,要战石昊。

远处有王侯对决,但是却没有这里吸引人,无数年轻俊杰赶来,全都目光烁烁,准备观看这一战。

演武场巨大无边,可以同时容纳很多人开战,这像是为至强者准备的,布下了强大的阵纹,不怕被击碎。

“都说你如何了得,但我只相信结果,将你击杀的话,什么传说都成空。

”灰发少年冷声道。

“轰”

一团璀璨的光芒绽放,发出呜呜声,直接向石昊镇压而去,无以伦比,恐怖波动让被布下阵纹的演武场都在轻颤。

很多人大惧,心中升起不祥的感觉,浑身发抖,几乎要瘫软在这里。

“上古圣器!

”石昊吃惊。

这是一件圣器,而且是无缺的,并无破损处,此时被激活,强大无匹,波动如一片汪洋般镇压而下。

若无意外,石昊将直接被镇压成飞灰,根本就不会有一点悬念,这个级数的无损兵器世间罕见,对付化灵境的人太容易了。

石昊想到了断剑,但最终没动,那是残缺的,他不知道能否对抗。

有心动用小塔,但又觉得不值,最终他想到了另一件器物,扬起了左臂。

罡风浩荡,波动剧烈,所有人都望了过来,都被震撼了,对决中竟然放出了一件上古圣器,这有点不可思议。

石昊心中心中发冷,这肯定是太古神山的尊者赐下的,那是至宝,尊者本身都祭炼不出来,那是祖传下的东西。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杀戮,对方肯定是得到了长辈的首肯,要在这里将他击杀,雷霆一击,结束战斗,不给他任何机会。